ag龙虎技巧|官方网站_ag龙虎技巧|官方网站
ag8亚游国际|官方

对于提高法院司法公信力的几点浅见

文章来源: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5年1月27日 阅读:3976次 【字号: 】 (双击屏幕滚动阅读)

对于提高法院司法公信力的几点浅见

 

谢春魁

 

党的十八大报告对加强民主法制建设、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作出了精辟阐述,并明确要到2020年实现“依法治国基本方略全面落实,法治政府基本建成,司法公信力不断提高,人权得到切实尊重和保障。”我有幸参加此次在北大的学习,极大更新了自身观念,拓展了宏观视野,提升了工作技能。个人认为,就法院工作实际而言,当前关键在于持续深入推进司法体制改革,健全形成更科学和完备的法院司法制度体系,这是不断提高法院司法公信力的基础和保障。

一、提高法院司法公信力,需要深化司法独立的理念指引

(一)强调法院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

宪法规定, 法院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包括外部独立和内部独立。外部独立主要是对行政机关、政党、人大及其领导人的独立,内部独立是各级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和法官之间的相互独立。行政诉讼法实施以来,行政诉讼案件中行政相对人的案件胜诉率越来越低,表明法院在审判上受地方党委和政府的干预程度越来越深。上级法院对下级法院的案件改判率越来越低,固然有案件质量提升的因素,但也少不了是因案件发改率的考核而使下级法院通过各种方式使上级法院对本院判决结果的判决后监督变成了判决前监督,这样的做法使二审和再审流于形式,即使正确的二审和再审结果也无法获得社会公众的理解和支持,公信缘何而来?而合议庭评议案件上的一致通过率越来越高,不同声音越来越少表明法官在案件审理上受到其他法官包括院领导的影响越来越大,行政化的管理制度使法官在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的空间越来越狭小。

法院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从根本上说是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实现由“人治”向“法治”的转变的需要,是“有法必依、执法必严”在制度上的保障,其本质是崇尚宪法和法律在国家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中的权威。只有尊重法院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才符合宪法关于立法权和司法权的正确分工,在司法体制改革的过程中,需要我们充分尊重司法规律,强化司法独立的理念,减少对法院工作过高的期待和压力,避免其他机关、组织为实现自我意志而干预法院审判工作,转变对法院和法官工作的传统考核评价方式,探索建立健全对法院工作更科学的评价机制,弱化对法官的行政管理和考核,淡化法院行政化倾向,凸显法院和法官独立地位,使法院的裁判更加公正,进而提高法院司法公信力。

(二)强调法院的审判工作职能

法院司法工作不同于一般行政机关工作,有其专业性和特殊性。张智勇教授关于社会分工的阐述非常深刻:随着社会发展,社会关系的复杂化,社会分工越来越细,工作越来越要求专业化和精细化。学校的职能在于教书育人,医院的职能在于治病救人,法院职能在于对案件是非的审查判断。之所以有学校、医院、法院不同的部门,是因为他们本身就有不同的职能分工,事实上,如果所有部门都将自身工作职能履行好,最终的效果是各项工作都会做的很好,但如果想使每个部门在只能分工的领域外也要做好,那么其结果将使其自身本职工作也无法做好。在现行观念中,将一切国家机关的职能都笼统化为“为人民服务”,是不尊重社会分工的体现。职能笼统化使法院工作越来越偏离审判工作轨道,承担了越来越多的矛盾纠纷调处、信访维稳、普法宣传、扶贫富民等工作,其结果往往是使法院疲于奔命,想多头兼顾却都无法顾及。其实,如果法院专职于做好审判工作,审判工作做好了,矛盾纠纷调处、信访维稳、普法宣传、扶贫富民等其他工作也能间接获得支持和提升,如果各部门都能各司其职,那么各项工作都能做得更好,也就真正实现了“为人民服务”的目标。

二、提高法院司法公信力,需要强化司法权威的力量支持

(一)提高法院强制力,维护法院权威

当前对于据不履行法院判决义务的当事人制裁力度偏弱,使义务履行人难以主动履行法院生效裁判。申请执行人劳累奔波,法院疲于奔命,执行进度缓慢,执行难以到位,被执行人却逍遥自在,法院生效裁判成为一纸空文,使法院威信大打折扣。对于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人民法院生效裁判的,有必要赋予法院更严格的制裁措施和强增强人民法院执行强制力量,严厉打击被执行人恶意逃避履行义务的行为,最大限度实现胜诉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维护当事人对法院既定裁判的敬畏,以维护法院司法权威。

有些法院迫于维稳压力,为维稳一味息事宁人,致使一些人的违法行为被纵容,部分涉诉信访存在无理缠访闹访的情形,信访者为扩大影响,通过上演跳楼秀等违法手段追求个人利益,对这些人不依法予以处理则起到更为恶劣的示范效应,越来越多的人信访不信法,信访趋势愈演愈烈,使法院司法权威受到极大损害。要提高法院司法公信力,就必须理性地看待涉诉信访与社会稳定的关系,只有运用法治思维,让涉诉信访在法治的轨道上运行,阻断其通过制造信访来获取利益的路径,才能保障社会长治久安,实现“平安中国”的建设目标。

(二)提高法官待遇,维护法官权威

法院司法公信力的高低来源于法院的日常工作,社会公众获得关于司法公信力的信息,最初都源自各个评价主体同法院接触的经历,而他们在与法官接触交往中形成对法官的印象和评价往往将直接影响到对法院的印象和评价。司法权威很大程度上来源于法官的尊严,当前我国法官的职业形象受到质疑,法官这一职业社会地位还不高,法官自身的职业荣耀感不强。现在法官没有尊严,无法让社会公众肃然起敬,主要源于法官待遇不高,很多事情有求于别人,有时候显得低三下四。通过比较不难发现,与官员动辄几百万上千万的贪腐相比,法官的腐败往往就在于面临经济困境时收受了几万至几十万的钱物,与官员的贪腐相比要差几个级别。

法官任职条件比普通公务员的学识和能力要求更高,而经济政治待遇不高,工作压力重和问责风险大使法院人才流失现象非常突出,目前许多法院法官老龄化、年龄断层等现象呈现越来越严重的趋势。当前法院法官承办案件多,审判任务重,工作非常辛苦,待遇却长期在低位徘徊,工资收入微薄使法官有很多后顾之忧,如亲人下岗失业、孩子上学和就业、住房按揭贷款等都对法官造成很大经济压力乃至心理压力,法官生存面临的经济困难不能够妥善解决,就容易引发司法腐败,而法官犯法对于社会公众来说产生的心理冲击更大,如此对法院的司法公信力影响不言自明。

因此,随着我国经济不断发展,国力不断提升,应当更多的考虑大幅提高法官待遇,使法官获得更好的经济物质条件,免除法官经济上的后顾之忧,以使他们能更专注于公正审判,使法官在社会大众前更有威严和震慑力。通过严格的法官选任制度,让优秀的法律人才充实到法官队伍,大力提高法官的政治待遇,使法官有社会优越感,在没有后顾之忧的情况下培养法官的荣誉感能使法官提高自身使命感,以公正审判而获得权威,进而提升公信力。

三、提高法院司法公信力,需要优化司法公开的范围方式

(一)扩大司法公开范围

人民群众对法院工作的要求和期待,很大程度上来自对司法公开的关注,法院司法公开对于树立司法公信力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许霆案、李昌奎案、吴英案、李天一案等案件,由于司法公开工作的落后,近几年法院被各路媒体狂轰滥炸,法院司法公信力在这些质疑声中连年下降。提高司法公信力,应在坚持严格、公正司法的同时,进一步推进司法公开,通过规范的司法行为努力营造良好的社会基础和氛围,增强司法裁判的可预见性,最大限度地减少诉讼、上诉投机行为,消除社会公众对司法公正的合理怀疑。司法公开应做到依法、全面、及时、有效公开,只要公开能促进案件公正审理的均应予以公开,坚持以公开为原则,不公开为例外。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和海淀区人民法院均积极探索切实可行的司法公开新举措,明确立案、庭审、执行、听证、文书和审务公开的具体内容,在公开设备等方面提供了充足资金、设施和技术保障,让公众更多地了解了法院工作,切实满足了公众对法院的司法公开要求,从而获得公众的理解、信赖和支持,以利提高法院司法公信力。

(二)拓展司法公开方式

加大司法公开工作能进一步增强公众对法院工作的认知,使他们能够了解诉讼程序的基本要求及风险、尊重司法裁判的既判力,从而降低社会纠纷解决的成本,减少影响社会和谐的对抗性因素。健全完善宣传报道机制,形成有利于司法公开的外部环境和舆论氛围,畅通各种新闻监督渠道,防止不当报道造成法院工作的被动。当前应加大对法院司法公开工作的投入和支持,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靠现代化的科技力量,建立了颇具规模的新闻发布中心以加强司法公开的日常工作。进一步创新司法公开方式,重视网络等新兴媒体的力量和作用,可以在诸如提高开庭率、证据认证公开、案件流程公开、裁判文书上网等方面进行积极探索和优化,让法院的审判活动在阳光下操作,让群众解案件进程,以利消除误会,使法院审判工作获得社会公众支持和拥护。

(本文入选《在北大》)